龙兆祥瑞--繁荣中华
协会动态
龙的梦--中国梦
龙马精神--吉祥中国
人中之龙--领秀龙坛
龙翔九天--福泽中华
龙飞八极--灿烂中华
龙行天下--盛世中华
上海世博——龙显神采
群龙聚首--鹏城论剑
飞龙在天--龙韵千秋
龙的传人——海外龙踪
龙舞中华—全国大学生舞龙
舞狮锦标赛
龙舞中华—铜仁之龙腾锦江
首届中华(国际)龙文化节暨中国(国际)龙文化产业
博览交易会
(国家文化部龙基金重点扶持公益文化项目)
通告 声明
 
姚建国:遥想文王姬昌

遙想文王姬昌
——在中國文化源頭處思考之二
姚建國

  在中國文化源頭處徘徊,必然會看到周文王姬昌的身影。這個人與眾不同,他高高的個子,體格健壯,據說胸部長了四隻乳房。這是否真實,很難做出考證。在中國典籍裏,對偉大帝王的很多記載都是神奇甚至是超自然的。《淮南子•修務訓》這樣描述:
  “若夫堯眉八彩,九竅通洞,而公正無私,一言而萬民齊; 舜二瞳子,是謂重明,作事成法,出言成章;禹耳參漏,是謂大通,興利除害,疏河決江;文王四乳,是謂大仁,天下所歸,百姓所親;皋陶馬喙,是謂至信, 決獄明白,察於人情;禹生於石;契生於卵;史皇產而能書;羿左臂修而善射。”
  文王姬昌身上的四隻乳房象征著仁慈和母愛,也許中國文化的仁學就是從這幾隻乳房開始的。透過這些神秘的說法,我們可以推理出,文王姬昌是一個徹底的人道主義者,他愛民如子,即使是對商紂王也表現出極度的忠誠,決不會用武力推翻商王朝,盡管商紂王是個十惡不赦的人。武王伐紂是在文王死後才敢進行的,否則,文王決不會讓巨大的流血戰爭傷害子民百姓。後來武王圍困朝歌時,故意放慢推進的速度,有意讓商的軍隊逃跑,避免更大的傷亡,但是,著名的牧野之戰還是血流成河。牧野就是殷商都城朝歌的郊野,據說戰爭後那裏的低窪處積留了很深的液體,那不是水,而是鮮血。即使是周武王極力想避開戰爭給人民帶來的災難,但是,暴力本身固有的性質,無法遵循仁慈的意願,這就是他的父親周文王姬昌十分清楚的事情。
  早在文王姬昌幼年的時代,他的祖父就向他透露關於“剪商”的夢想。所謂“剪商”就是把商朝消滅掉。對位於西部的諸侯國周來說,從政治和倫理的觀念到農業畜牧的應用技術,以至占卜技巧的妙訣,都不亞於商帝國的水平,所以“以周代商”就成為姬昌祖先們的一個無法回避的誘惑。如果說在周的一長串諸侯王行列中,有一個清醒而又冷靜的人的話,那麼這個人就是姬昌。如果說,商朝有一位忠實於君主的臣子,那麼這個人也是姬昌。正是由於姬昌的這種和平主義思想和最早的仁義觀念的驅使,讓中華文化一開始就有了高度人本主義的精神內核。當然,我們不能把姬昌表述得過高,他不可能以一種哲學的高度來指導他的所有政治行為,在力量的對比中,姬昌絕不是那種以卵擊石的愚蠢之徒,他一定冷靜客觀地估計過形勢,清楚地看到他祖父“剪商”的所有狂妄計劃是沒有辦法進行的。恰如商紂王確信他的帝國是牢不可破的一樣,姬昌也感到它實際上是打不垮的。中央商不論從麵積上、還是財力上乃至人口上不知比周大多少倍,姬昌所要做的是縮小這種懸殊的程度,當時周的處境很艱難,飽受帝國兵力的虐待。如果周能強大起來,至少可以讓帝國另眼看待,讓他的子民少受掠奪之苦。
  那麼,姬昌應該怎樣做呢?他沒有窮兵黷武,單一地發展軍事。在姬昌看來,全部問題的關鍵在於兩個要素:人口和農業。在那個時代,正如國家的力量因人口的多少來決定一樣,國家的財富狀況也因農業的發展來決定。通常人口要通過生育來慢慢繁榮,那時,各諸侯國都是采取鼓勵生育的政策,由此而衍生了中國文化中特有的男性觀,也就是父權血親家族文化,幾乎女性就成為生育的工具,後來孔子也持這樣一種觀念,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不過,這在當時對增加人口的數量是很奏效的。像周這樣從西部慢慢向東擴張的國家,光靠生育來增加人口在時間上還嫌太慢了,姬昌很敏銳地想到可以通過移民來增加人口的數量。姬昌的祖父古公檀父就把歧山的台地為新來的居民作耕地,那個地方為周提供了廣闊的處女地。而姬昌的父親公季還把肥沃而人口稀少的渭水盆地中部置於他的控製之下。這就為姬昌大量遷移人口提供了有利條件。於是,姬昌用文告的方式向人們發出遷移到周的優惠條件,更為重要的是,他用一種包容的寬闊胸懷把天下人當作他的朋友,這就是後來孔子說的“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的真實背景。遺憾的是,姬昌為了吸引移民的法令、布告以及法規都失散了,這是中國文化史上的巨大損失。我之所以說姬昌的這些文件存在過,是由於孔子說過“文武之政布在方策”。(見《中庸》)一個世紀以後,孔子的後代也很有把握地說:“仲尼祖述堯舜,憲章文武。”(亦見《中庸》)
  姬昌致力於發展農業,就像今天我們努力發展工業一樣,是一個毋庸置疑的進步。那時,遊牧的習慣還糾纏著當時的人們,農業的真正定型應該是在商周時期。當然中國的農業發展是很早的,從神農氏開始就有了不同於遊牧方式的意義,但是那還不能說是定型化的農業。直到姬昌的時代,周還在與遊牧部落做艱難的鬥爭。為此,周建立了一支保衛農業的軍隊,在反複交戰中,遊牧部落宣告失敗,周的農業在武裝保護下得以喘息。姬昌把那些廣闊的處女地分給渴望種植的人們,並采用井田製的方式。當時商帝國也使用井田製,配給每戶農家的是井字田中的七十畝;而姬昌配給一百畝,這對於渴望生活好轉的人們來說,姬昌的承諾必然像一個向西遷移的響亮呼喚。遷移者剛到周的時候,姬昌怕他們生活不便,可能會遇到勉強對付生活的困難,所以他廢除了所有關於河流、溫泉、沼澤、丘陵、山脈和林區的限製。如果新來的居民沒有吃的,他們可以任意捕魚和打獵;如果沒有燃料,可以任意采集柴薪。那個時候,一個人犯了罪,他的妻子兒女就會受到連坐,姬昌擔心這種慣例可能成為百姓轉投他國的原因,於是他廢除連坐法,讓罪犯的家人不必受到災難。這對一個移民來說,假如不幸降臨頭上,他還可以得到一個安慰,那就是他的家庭還是自由的,他們有和別人同樣的機會去創造新的生活。
  姬昌這種重農和仁慈的作法,使他的國家迅速壯大起來。後來人對他的評價是很高的,認為他遵循了仁政的路線,這種仁政是與姬昌的個人秉性分不開的,他善良仁慈,心胸豁達,將平民百姓視為他的親人和朋友。與他相對比的就是同時代的商紂王,這位殘暴的君主實施的是暴政,視百姓為草芥,磨牙吮血,殺人如麻。兩相對照,百姓當然要把姬昌視為大救星,而把商紂王視為大災星了。孔子對姬昌的評價更高,他說:“詩雲,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為仁君。”確實姬昌所有的行為幾乎都是為了走向一個仁義的目標所做的努力,用今天的心理學來分析,他所有的動機都源於那種與生俱來的憐憫情感。《淮南子》記述了一個有關姬昌為仁的故事,在一次挖河的時候,掘出一具屍骨,官吏將此事告訴文王。文王說:“更換一個地方,把他埋葬了吧。”官吏說:“這是一具無主的屍骨。”文王說:“有天下者天下之主也,由一國者一國之主也。難道我不是他的主人嗎?”於是命令官吏為這具無主的屍骨打製了一口棺材,並為其穿上喪衣擇地葬之。姬昌的悲天憫人和慈善之心將中國文化引領到仁學的範疇裏,盡管我們還看不到文王係統的論述,而從當時的社會狀況來看,姬昌建立了一個高度溫情的倫理社會是可信的,所以孟子在《梁惠王下》一文裏這樣說:“老而無妻曰鰥,老而無夫曰寡,老而無子曰獨,幼兒無父曰孤。此四者天下之窮民而無告者。文王發證施仁,必先斯四者。”姬昌的溫情社會在我們看來是原始的,但在他那個時代卻極富成效,孟子在《盡心上》裏這樣描述那個令人向往的溫情社會:
  “五畝之宅,樹牆下以桑,匹婦蠶之,則老者足以衣帛矣。五母雞、二母彘,無失其時,老者足以無食肉矣。百畝之田,匹夫耕之,八口之家,足以無饑矣。所謂西伯善養老者,製其田裏,教之樹畜,導其妻子,使養其老。五十非帛不暖,七十非肉不飽。不暖不飽,謂之凍餒。文王之民無凍餒之老者,此之謂也。”
  我們從大量的典籍裏可以看到姬昌著重用倫理和人文的觀念來教導百姓,他通過各種各樣的祭拜禮儀對民眾進行恭敬之道的教育,使百姓不會成為魯莽放任的人。通過在每個村社舉行射箭比賽和喜慶之禮的教育,使百姓懂得高尚典雅和體恤他人的道理。通過訂婚和結婚的禮儀進行兩性之間的正當教育,使百姓不會走向墮落。通過音樂進行調和之道的教育,使百姓不會成為怪癖的人。通過辛勤的勞動進行生活之道的教育,使百姓不會成為懶惰的人。我們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姬昌在他的都城建立了一所高等學府,那是一座四麵環水的大講堂,名字叫辟雍,這是為高等學生設立的學校,並且姬昌親自為學校編寫教材。在鄉村他還建立了小學,八歲男孩可入學學習,在他們長到十五歲的時候,如果取得資格,就可以進入辟雍接受更高的教育。在姬昌的高等學府裏,必須要有“三個年長有德之人”和“五個具有各種經驗之人”充任教師,這就是中國傳統教育中“三老五更”之說,這無疑來源與姬昌對教育體製的規定。
  無論從倫理社會的建立,還是教育體係的建立,都使姬昌得到了很大的成功,所以他的名聲自然提高,移居者自然增多。當他的仁政傳播開來的時候,正是帝辛的暴政越加明顯的時候。此時太公薑子牙已經為周訓練了一支優秀的軍隊,但是姬昌並沒有覬覦商政權的企圖。盡管商紂王臭名昭著,姬昌還是按照自己的心理感覺走,他要用非暴力的手段與商和平共處。遺憾的是,帝辛並沒有接受抑或是理解姬昌的豁達心理,他似乎感到了來自周的威脅,但是又沒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周要進行“剪商”的戰爭,於是他把姬昌召到都城朝歌,充任他的高級顧問,這實際上是把姬昌軟禁起來。
  商紂王的生活糜爛是眾所周知的,董作賓在他的《甲骨學六十年》中做了一個統計,商紂王在八十七個不同的地方共打獵三百一十次,這一方麵表明商紂王還留戀著遊牧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麵,在他二十歲到五十歲之間的階段裏就有如此之多的狩獵行為,表明他對政務的厭煩和享樂的興趣。商紂王的高級官員裏不乏有名的君子,微子、萁子和比幹就是名震四方的人,但是他們都無法用自己的說教影響這位亂了性情的君主,而且這些有道德、有教養的人都飽嚐了磨難的後果,比幹甚至被剁成了肉醬。一個很小的細節說明這些知識分子對帝辛已經失去了信心:那時筷子的使用已經普及起來,這說明農業社會已經大大優越於遊牧社會。而商紂王對用竹子或是木料做的筷子已經不感興趣,他讓工匠為其精心製作了象牙筷子,太師萁子知道這件事情之後頗感驚訝,他就象牙筷子的使用做了一個推理:
  “象箸必不加於土,必將犀玉之杯。象箸玉杯,必不羹菽藿,則必旄象豹胎。旄象豹胎,必不衣短褐而食於茅屋之下,則錦衣九重,廣室高台。吾畏其卒。”(《韓非子•喻老》)
  商紂王的生活已經不僅僅是象箸玉杯、旄象豹胎、錦衣九重、廣室高台式的奢華,他從骨子裏已經演化為禽獸,為了滿足愛妃妲己的好奇心,他可以下令砍斷老人的小腿骨,看看骨髓有什麼異常;刨開孕婦的肚子,看看嬰兒的性別……像這樣非人的行為不可勝數。更為可怕的是,帝辛發明了一種叫作“炮烙”的酷刑,讓我多費些筆墨描述一下這個世界上最殘酷的刑法:開始帝辛先令人鑄造了一個類似大熨鬥的東西,放進火裏把它燒熱,這時就強迫罪人用手從火裏抓這個熨鬥,事實上罪人是不可能把燒紅的熨鬥抓上來的,因為他們要竭盡全力來反抗這種可怕的行為。於是,帝辛又命人直立一根青銅柱子來代替熨鬥,銅柱的外表敷上一層油脂,把罪人捆在柱子上,然後在柱的下部點火。罪人力求避免燒焦胸部時,就會拚命攀上柱子,但柱子是光滑的,他不可能長時間抱在柱子上,會很快掉下來。求生的本能使他再一次攀登滾燙的柱子,由於油脂的光滑會再一次掉下來,就這樣,罪人一次次攀登,一次次滑下,直到筋疲力盡,最終葬身火裏。帝辛和他的寵妃大笑著觀看這種場麵,就像觀看一場戲劇。帝辛後來被稱為紂王,這是一個蔑稱,如果考察他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稱呼,我想,就應該是在他觀看“炮烙”的時候。
  在帝辛的暴政變得日益猖獗的時候,姬昌仁政的名聲日益強大。這樣一種明顯的對比給帝辛帶來了警覺,為了不影響他與妲己的好夢,他幹脆就把姬昌打入監牢。關押姬昌的地方叫羑裏,由於姬昌在這裏被囚禁了七年,羑裏實際上成為中國文化的發祥地之一。雖然它是中國第一個成規模的監獄,但是在這裏卻誕生了中國的第一部成型的著作《周易》。在七年的牢獄生涯裏,姬昌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一個長期感興趣的問題上——占卜技巧的研究。從這個方麵來看,姬昌的確是非同凡響。在周的時候,他也同樣對這個命題感興趣,但他忙於管理行政事務,不能在這個純學術命題上付出更多的時間。被囚羑裏,反而有充分的時間對占卜進行從容不迫的研究。從中國文化的發展來看,這要感謝帝辛的殘暴,否則,姬昌絕不會舍得用七年的時間有條不紊地研究占卜的技巧,他應該用更多的時間實施他理想中的仁政。因此,囚徒的生活使他放棄了政治家的思維,轉而進入文化與哲學的領域。
  中國人從太古時起就使用兩種主要的占卜方法,一種是“灼龜觀兆”,另一種是“捧策定數”。而由此衍生的解釋是以庖羲所做的八卦為基礎的。到姬昌的時候,這兩個派別顯然有了很大的發展:第一個叫連山,大概在夏代就使用過這種方法;第二個叫歸藏,為殷代發明和使用。據推測,這兩個派別的口頭傳授多於書麵的表達。而姬昌以他對占卜的特殊靈感,一定精通了這兩個派別的全部的內容,由此他感到這兩個派別都不合他的準繩。因為連山和歸藏都不能成為首尾一貫的整體,它們散漫而間斷的表達成為一種教訓,讓姬昌以整體化的思維把預測學整理成為一個嚴密的體係。
  有人一直認為,在《易經》成書的貢獻中,給予姬昌的榮譽多了一些。我倒不這樣認為,我們甚至可以把姬昌稱為中國的“文化之帝”也不覺得過分。是姬昌第一個把三爻放在另一個三爻之上,我們現在看似這個疊加的方式是簡單的,而實際上它有著劃時代的意義,就是這樣一個疊加,使中國的邏輯思維一下子躍上了一個高峰,即使現在的人們也無法企及。從另一個角度看,姬昌不是一個機械主義者,並沒有把數字神秘化。而在先前的八卦中,姬昌認識到它們的缺點不是在數字上,而是在屬於每個卦的意思上。很多卦沒有表達出應該屬於它的意思。不管是連山還是歸藏,是由不同年代以及不同智力的人建立起來的雜亂結構,兩者都不具有思想上或目的上的一致性。所以姬昌撇開了這兩個體係,根據自己的構想重新著述,把連山和歸藏隻作為參考資料來利用。他把兩個三爻疊加,就形成六十四卦,從而也就出現三百八十四爻。姬昌不僅對每個卦賦予了意思,還對每個爻也賦予了意思。後來他的兒子姬旦,也就是著名的周公給這部書增加了一些注釋;在大約六世紀以後,孔夫子對此書深入研究後寫出了被稱作“十翼”的注釋,這樣,由周文王姬昌的著述,加上周公和孔子的注釋,這三部分內容共同組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易經》。
  我願意把《易經》視為一部哲學著作,而在民間,這部書往往被看成預測未來的奇書。記得我曾在易經研究會組織的一次研討會上隨意講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其中就有一些聽眾詢問我在什麼地方算卦,他們認為就我這樣的研究狀態,出攤兒算卦會很有市場。我當時覺得很可笑,但是後來還是理解了這些把《易經》視為通俗概念的人們。我們不能要求所有的人都能以學術的姿態來透視《易經》的哲學內涵,這部深奧的書籍之所以能夠這樣普及,就是由於民間把它當成了通俗讀物,這對《易經》本身並沒有什麼傷害。未來可以預測嗎?我認為是可以的,隻要一個人能夠看透生活的奧秘,就不會有什麼不可預測的事情。從曆史哲學的角度來看,雖然不能在這部書裏找到我們慣常理解的那種真理,但是,它有關“存在”的深意是與當時姬昌所處的境遇以及如何觀察這種境遇的觀點相適應的。在這個方麵,姬昌在給兩個卦的界定中顯示出了他的哲學靈性:
  乾卦是六十四卦的開頭,它代表天或宇宙以及人類活動中陽性力量的本性。周公姬旦對此的分析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全部六十四卦隻有乾卦的六條爻是無災無厄的線條,但是,因為它具有的陽性力量達到了極致,最上一爻太過旺盛,將整個趨勢引向不可避免的衰敗。而衰敗後的走勢如果回到第一爻又會慢慢指向旺盛,而達到最上邊的一爻,又要落入衰敗。這就像那個陰陽相伴的對魚圖,盈中有虧,虧中有盈。導致這樣一種相對主義的觀念,也許是由於對月亮盈虧的周期性觀察,進而形成對社會發展的循環性認識。姬昌在羑裏被囚的時候,他一定通過社會曆史性的循環往複而感到了盛與衰的相互糾纏與牽引,他既看到了殷商的日薄西山,也看到了周的蓬勃而起,所以他把這樣一種相對主義的觀念融進了乾卦之中。
  還有一卦叫謙卦,該卦的明顯意思是:如果一個人養成了恭謙的性格,而且不斷按照這種精神行事,不管處於什麼不幸的境地,他都可以明本分,辨是非,不會受到傷害。根據這個卦,可以把姬昌坐牢時必然用來鼓舞自己人生的觀念具體化。在七年的大獄生活中,他總是處在千鈞一發之際,生命會隨時被帝辛拿去,但是他臨危不懼,盡管如此,也不表現出大義凜然的英雄氣概,而是隨遇而安,不卑不亢,心如一池靜水,思緒卻如日月經天,晝夜不停。從表麵上看,他的處境危機四伏,甚至無藥可救,毫無希望,正是由於他把謙恭作為生存的準則,以柔克剛,滴水穿石,從而達到了生命的最高境界。由此,從謙卦中可以看出姬昌著作全部結構的動機。
  六十四卦表明了生存中六十四種可能出現的境遇,而三百八十四條爻表明了生存的不同狀態,在這些生存狀態中,一個人在其中可以找到它相對應的一種。這就是後來中國人迷戀它的原因,因為人們能夠在這些狀態中找到自己的生存依據,並且小心謹慎地麵對未來。從這部書裏可以看出,姬昌本人已經成為一種精神,他自己本身就是一種不屈不撓,恭謙而又忍耐的人生觀。他預測未來的動機是什麼?實質上就是為人們提供一部人生行動的指南。在特定情況下揭示特定的範疇,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要預防什麼樣的危險和不幸,以及如何更好地為人。
  姬昌在羑裏總是處在最危險的時刻,那麼帝辛為什麼沒有把他殺掉反而放虎歸山呢?實際上,姬昌的回歸是由於武王姬發和太公薑子牙行動的結果。七年來,周派遣過很多使者帶著貢品來到朝歌,懇求紂王釋放他們的國君。對這些懇求紂王充耳不聞,但是,當姬發最後一次派遣使者散宜生遊說紂王時,這位一向精明的皇帝竟然動心了,他答應散宜生的請求,即刻釋放姬昌。這倒不是由於散宜生多麼能言善辯,而是他帶來的貢品讓紂王目瞪口呆。這些珍貴的禮品是:北方的文馬,西方的白狐,還有南方的巨龜等等。在《尚書大傳》裏這樣記載紂王的欣喜:“此一物足以釋西伯,況其多乎!”看來,是紂王的貪婪使姬昌重歸故裏。令姬昌不解的是,離開朝歌前,紂王竟然獎給他“弓矢斧鉞”,這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帝辛贈送的“弓矢斧鉞”具有很強的實際意義,它如同兵符,有發動戰爭和進行遠征的充分權利。紂王把這樣的東西送給姬昌,簡直等於為一隻老虎添上了兩隻翅膀。不僅如此,還為姬昌冠以新的稱呼——“西伯”,這也等於承認了姬昌為中國西部的王。對這個決定的最好解釋是:紂王害怕姬昌發動“剪商”的戰爭,所以用懷柔的政策來感化這個強大的敵手——實質上這種懷柔恰好成為武王姬發發動“剪商”戰爭順理成章的依據。
  姬昌回到周以後,心情是很複雜的。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有充分的理由怨恨帝辛。如果公開背叛,百姓責備的一定是紂王而不是他。可是,姬昌的頭腦是清醒而理智的,他根本就不想用流血的戰爭來撫平他對紂王的怨恨。仁政的實質是民本思想,一切要從百姓的利益出發,所以他不會違背對商的宣誓,更不會讓百姓為此付出過高的代價。在後來幾年裏,作為“西伯”的姬昌用他的仁慈之心籠罩了當時中國的大部分土地,所謂三分天下,姬昌擁有其二,隨之也出現了一段相對穩定的時期。那時殷商的統治即將崩潰,各個諸侯國已經把朝歌視作打擊的目標,如果不是姬昌用他的仁政填補了這一時期的權力真空,巨大的混亂就會發生,諸侯國之間也會發生頻繁的衝突和流血。正是由於“西伯”的出現,正是因為他的仁愛和公平之心讓中國保持了相當一段時間的和平秩序,而這一段時間恰是中國文化走向一個更高層次的階段。從此仁學成為中華文化的精髓。
  大約在公元前1056年,文王姬昌去世,《詩經•大雅》有他的頌歌。

 
Copyright (C)2013 中华龙文化协会 版权所有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9001656号
全程网络运营商:北京万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